博客文摘

萨克斯管里的中国故事”敖坤萨克斯管独奏音乐会在武汉音乐学院琴台音乐厅精彩上演

 江城有这么一位演奏家,一直不遗余力地向世界推介中国萨克斯管作品。路虽漫漫,但从未停步!他便是有着深深“中国情”的国内萨克斯管专业领军人物之一——敖坤。他以演奏家的身份活跃于国际、国内舞台,他在武汉音乐学院传道解惑。他坚守着古典萨克斯管的传统与精髓,他以江城为中心,推动了华中地区乃至全国萨克斯管专业的发展。这一次,他又走在了前面。


       6月22日晚,“萨克斯管里的中国故事——敖坤萨克斯管独奏音乐会”在琴台音乐厅精彩上演。这是一场意义非凡的音乐会,作为武汉音乐学院教师职业发展培育工程之艺术名家推介工程项目,整场音乐会全部以中国作曲家的作品来表达对中国音乐的希冀,更向世界彰显了中国萨克斯管的音乐定位与风格诉求,中国风格萨克斯管作品的个人专场音乐会在国内尚为首次。想必当晚的故事必将伴随江风吹向全国,乘着彩云飘向世界!

 

        当晚的音乐会有四个小惊喜。其一,武汉音乐学院汪申申教授娓娓道来、深入浅出的导聆,让现场听众对这些新作品和作曲家有了大致的了解,这在推介新作品的音乐会上是极为必要的。其二,《丝绸之路幻想曲》是著名作曲家赵季平为管子与管弦乐团所作,2014年改编为高音萨克斯管与管弦乐团版本。本场音乐会的高音萨克斯管与钢琴的版本是世界首演。其三,音乐会大胆采用了武汉音乐学院今年刚毕业的作曲研究生陈杄及中央音乐学院在读本科生陈宇晟的作品。第四,音乐会有一半的作品都是作曲家题献敖坤并“量身定制”,演奏家在表达这些作品时必然别有一番情趣。要特别提到这次的钢琴艺术指导、敖坤的老搭档——青年钢琴家杨晓勇,其精湛的技术和艺术旨趣再次向听众展现了完美艺术指导的风采。


       音乐会开场以武汉音乐学院已故作曲家刘健教授的《天堂》拉开序幕,这部作品是刘健2005年创作的小型室内乐,原为小提琴和钢琴而作,2009年再度创作后题献给敖坤,成为中音萨克斯管和钢琴版本。一直以来,这部作品都是敖坤最珍爱的保留曲目之一。刘健作为中国电子音乐的领军人物,生前关注民族音乐的创作风格,“新民族根源音乐”更是成为了刘健的风格标签。选择《天堂》这部小而精的作品作为音乐会的开场,可见敖坤对其的重视与态度。一开场,敖坤萨克斯管自由节奏的音阶式旋律在上方飘荡着,渲染了一股宁静与安详,杨晓勇的钢琴声部以琶音与柱式和弦烘托着,再配上印度音乐的调式音阶特征,满满的多元化民族特色,一开场便吸引了听众。《天堂》也许有作曲家自己的宗教内涵或价值观念,在音乐表达上,钢琴声部更像是“现实与苦恼”,而萨克斯管声部更像是“理想与希望”,这种音响上的对比尤其表现在作品最后,萨克斯管的高音攀升与持续,对抗着钢琴声部的下沉式音程旋律,两位演奏家完美的演绎了《天堂》的“现实与空灵”。这部作品中间有一小段萨克斯管的华彩引入,敖坤在这一段连续三连音的跑动以及随后钢琴声部的完美介入,足见演奏家们对于这部作品早已拿捏有道。似乎,《天堂》这部作品在敖坤的萨克斯管里获得新生。


       作曲家许志斌的《鸟与海》同样也是题献给敖坤的无伴奏萨克斯管独奏曲。早在2006年斯洛文尼亚“第十四届世界萨克斯管大会”上的首演,敖坤就已让这部作品奏响欧洲。武满彻的风格与影响在作品中时有存在,德彪西式的“大海”情结与印象主义的色彩斑斓偶有显现,中国五声调式和西洋大小调并置的多调式结构,让这部作品充满了神秘感的同时也多了一丝民族风的踏实与稳健。敖坤在这部作品中,既展现了其深厚的演奏功底,也诠释了其对音乐想象力和美学层面的精准构思。无论是高音部分的清晰与明亮、中音部分的甜美与抒情、低音部分的稳健与厚实,还是整体气息上的舒展与流畅,特别是花舌、爆破音等现代萨克斯管演奏技法的运用,都表现出了一位“久经沙场”的演奏家应该有的艺术水准。


  “四象萨克斯管重奏团”成立于2016年,主要由敖坤的研究生学生团队构成。虽然乐团年轻,但敖坤给予了很高的评价与信任,乐团大胆的采用了武汉音乐学院今年刚毕业的作曲系研究生陈杄的新作《能量》。敖坤和乐团成员都对曲作者和作品十分信任,年轻乐手演绎年轻曲作者的新作品,这份对年轻人的提携与感动,可以看出敖坤深深的“中国情”与传承的“武音情”。不得不说,“四象乐团”对于《能量》这首作品表现出了成熟与细腻,作品中间三个不同风格的主题片段层层叙进,在融合中寻求对比,四个不同声部的萨克斯管承担了主题的快速跑动和激烈的情绪表达,节奏也是这部作品很大的特点,活力而紧凑,让听众感受到了一股浓浓的拉丁风味。


      当晚的《西藏意向》让人意犹未尽却又温暖可心。这是新加坡籍作曲家吴多才2016年为敖坤量身定制的高音萨克斯管与钢琴作品,全曲由四段带有西藏韵味和故事的音乐小品构成,是作曲家灵感式的音乐瞬间。敖坤需要在很短的时间内调整四段小品的风格与情绪,听众能感受到从“草原上的歌”听到的抒情优雅、婀娜曼妙;从“敬酒歌”听到的热情激烈、豪迈洒脱 ;从“催眠曲”听到的轻声细语、母爱乡愁;从“年轻的朋友”听到的活泼欢乐、嬉戏俏皮。敖坤像讲故事般用他的高音萨克斯管娓娓道出旋律,听众沉醉其中又难掩激动。钢琴声部给予了这个故事最为准确的情绪铺垫,很明显,这个故事的完整性缺杨晓勇(钢琴)不可。


      如果说上半场是一部南方诗意、意境深邃隽永的中国风俗诗,那么下半场可算作是古老北方、梦回西域的中国风情画。诗情画意,北海楼兰。《京味儿》是作曲家陈宇晟2017年为萨克斯管和钢琴而作。令人惊讶的是这部韵味十足的作品竟出自于一名中央音乐学院在读本科生,这是当晚音乐会作品中最年轻的作曲。作品的乐思来自于五幅描述北京风情的画。敖坤用萨克斯管把琴台听众们从“前门楼子”带到了“钟鼓楼”,穿越“老胡同”感受“仲夏北海”与“庙会”。很难想象19世纪中叶才出现的西洋萨克斯管能把这份儿老北京味儿、这份地道的生活情趣通透地再现。敖坤喜欢这份中国味道,他用萨克斯管把他的喜欢带给了我们。特别是“仲夏北海”那段,钢琴声部轻声的应和点缀,萨克斯管悠扬的长气息旋律,高音的弱声处理,结构上的自由,情感上的温柔与细腻,敖坤把这个故事说到了听众心里。


       当晚的压轴之作是著名作曲家赵季平的《丝绸之路幻想曲》,原为管子与管弦乐团所作,1992年著名管子演奏家吴晓钟与新加坡交响乐团完成首演,反响热烈,成为经典。2014年改为高音萨克斯管与管弦乐团版本。本场音乐会是高音萨克斯管与钢琴版本的世界首演。说实话,因为是名曲,且管弦乐版本已深入人心,音乐会开场前不乏担心钢琴版本在气势上会有所逊色、或在情绪意境表达上不尽人意。毕竟管弦乐的磅礴大气,音响的层次分明,可能更适合作品想要表达的大唐盛世。当敖坤的《长安别》响起,大家才知道,这一切的忧虑都是多余的。那个主题,就是长安,叹息式的小滑音旋律,缠绕着古老和哀伤。敖坤的萨克斯管让听众一瞬间忘了这部作品原有的样子,作品情绪的表达似乎更加清晰了,织体和旋律的呈现更加准确紧凑。萨克斯管的音色也让听众耳目一新,尤其是最后一个乐章《龟兹舞》,这也许是整部作品最出名的篇章,洒脱、热情,其欢快的西域龟兹古国歌舞,在高音萨克斯管的跳跃旋律表达中多了一丝谐谑气质。不少听众对慢板乐章似乎总有独特的偏爱,《楼兰梦》更像是敖坤的萨克斯管独白,那份神秘与萧瑟,那份长河落日圆、大漠孤烟直,让你梦回楼兰。这段作品的音准、节奏、装饰音等都极为考究,敖坤在技术层面的自信,已经让听众在理性情感上臣服。相信这个版本必将成为萨克斯管的经典。原来,简单,有时候会更细腻,也可以更确切。作品演罢,琴台音乐厅听众热情欢呼,演奏家几度返场谢幕,最后以皮亚佐拉的经典名曲《自由探戈》返场,音乐会完美谢幕。


       诗情画意、北海楼兰,当晚的琴台音乐厅,注定不凡。“萨克斯管里的中国故事——敖坤萨克斯管独奏音乐会”具有中国萨克斯管的里程碑意义!他让萨克斯管说出了“中国故事”!江城的这份“中国情”,必将如星星之火,且入江风且入云!走向全国,传向世界!(浙江萨克斯管网转自武汉音乐学院官网)

评论

发表评论

770373